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四卷 >
加入收藏夹 | 返回目录
第十章 气管切开术
米子轩上辈子,这辈子除了治病救人的时候就没正经过,永远都是一副喜欢用鼻孔看人的欠揍模样,熟悉他的人都很不适应他正经起来的样子。 
 
        向祁萱跟他不算熟人,算是仇人,因为这小子把她的话全当耳边风,实习第一天就放了她的鸽子不务正业的去跟一票大骗子、小骗子、老骗子抢饭碗——卖假药,实在是可恨、可气。 
 
        现在向祁萱这个米子轩的仇人也很适应不了米子轩正经起来的样子,不适应她到也忍了,可米子轩竟然胆大包天、不自量力要给倒在地上的女人做气管切开术,他胆大妄为到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向祁萱忍不了,也吓得够呛,脸都白了,匆忙道:“米子轩你别胡……” 
 
        向祁萱这句话终究是晚了,米子轩的动作比她说话的速度要快得多,就在她吐出第一个字的时候米子轩已经一口咬掉了老式钢笔的半截笔尖,然后一手握住,一手死命的按着女人的头部划向她颈部的皮肤。 
 
        向祁萱就要说出最后一个“闹”字的时候,半截笔尖撕裂皮肤的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细小怪异声音立刻传入她的耳中,最后一个字也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血,红色的血呼的一下涌出来,眨眼间便染红了女子的颈部,而她也痛得五官扭曲在一起,样子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围观的人看到这血腥的一幕立刻后退两步,满脸的惧色,甚至有胆小的女性尖叫出来,手术谁都听说过,但真见过的却没几个,真见到的时候才知道手术是多么的血腥与震撼。 
 
        那是人,不是一只鸡、一块肉,大家可以拎着菜刀把这些东西又切又剁的,在说了现在很多人连杀鸡都更不敢,更别提在人身上动刀子了。 
 
        并且米子轩用的还不是刀,而是一根满是灰尘的老式钢笔,他用这种东西切开人颈部的皮肤带给众人的震撼更大。 
 
        很多人都不敢看了,捂着眼、皱着眉,只感觉一股凉意顺着脚底板蹭蹭的往脑门上冲,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事发突发,又不是在医院,米子轩自然没利多卡因为地上的女人做局部麻醉,而他手里的也不是锋利的手术刀,而是一根少了半截笔尖很钝的老式钢笔,躺在地上的女人终于知道钝刀子割肉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了,她实在受不了这种剧痛,立刻伸出手去推米子轩。 
 
        米子轩急道:“忍一下,不要乱动。” 
 
        但地上的女人因为窒息与疼痛早已经神志不是太清醒了,那里肯听?挣扎得越发的厉害了。 
 
        她这个状态实在没办法手术,米子轩不得不冲向祁萱求助:“帮我按住他,手术很快就能完成。” 
 
        向祁萱到底是见惯了血的医生,虽然是个女人,但胆子却比周围的人大得多,她下意识的就按住女子的手急道:“你真的能在这里完成手术?” 
 
        米子轩看看她急道:“你就别废话了,你现在要做的是按住她,一定要按住。” 
 
        说到这他也顾不得手上全是血了,拿起向祁萱丢在地上的钱一摞摞的垫在女子的肩部,垫高了她肩部,能让她的头后仰的幅度更大,这个体位更有利于米子轩尽快完成手术。 
 
        切开了皮肤下边就是猩红色的肌肉,米子轩握着半截钢笔立刻就捅了进去,对,还是捅,他没时间,患者也没时间等着他跟在医院一样,一点点分离开肌肉。 
 
        就这一下,周围立刻响起动静不小的惊呼声,而女人疼得挣扎得更厉害了,但好在向祁萱死死的按着她,没让她一把推开米子轩。 
 
        手术做到这个地步,向祁萱也没办法在阻拦米子轩了,只能心中祈祷这小子是真有两把刷子,而不是胡来,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胸骨甲状肌被米子轩捅出个口子,他仍掉手里的钢笔两跟手指顺着肌肉中的口子探进去,就看米子轩两只手一用力,肌肉立刻发出让人牙酸以及头皮发麻的撕裂声。 
 
        钝性撕开?这是向祁萱脑海中浮起的第一个念头,随即就是震惊,他竟然摸都没摸就找到了胸骨甲状肌的薄弱点,跟做阑尾炎一般来个钝性撕开?这……这怎么可能? 
 
        此时在向祁萱眼里米子轩根本就不是个人,而是个妖孽,身为医生的她很清楚就算是把耳鼻喉科的主任请来,他也做不到就看一眼便找到肌肉的薄弱点直接来个简单粗暴,但却是最为快捷有效的钝性撕开。 
 
        米子轩现在两只手上全是血,他把水性笔拿起来放到嘴中中,就听“喀嚓”一声,他直接把笔咬成了两截,笔芯什么的被他随手仍到一边,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米子轩直接握着半截断笔高高举起,猛的向下用力,他手里的半截钝笔跟气管接触的那一霎那,发出一声闷响,然后就刺进了气管。 
 
        周围很静,死一般的寂静,谁也没想到眼前那毛头小子竟然把手术做得跟杀猪似的,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少此时都想骂娘,没办法都被米子轩给吓住了。 
 
        就在这时候半截断笔中发出“呼呼”的气流喷出的声响,而躺在地上的女人惨白的脸也终于有了一分血色,然后就看她发出大大的咳嗽声,然后米子轩就悲剧了,顺着半截断笔冲不但喷出不少血,还有很多的痰液,这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喷了他一脸。 
 
        米子轩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用手擦脸上的血跟痰一边喘着粗气。 
 
        此时不用向祁萱这个县医院的医生解释,大家也都看得出来地上的女人得救了,因为她已经能坐起来了,只是脸色还不是太好,但也比刚才那副吓人的死人样强得太多了。 
 
        刚劝米子轩别瞎扯淡的大爷竖起一根大拇指道:“小伙子你牛,不过……” 
 
        手术一做完米子轩果然又恢复了常态,一脸我不是正经人的样子,他嬉皮笑脸的道:“不过什么大爷?”这货明显是想接受大爷的表扬。 
 
        就听大爷道:“不过你救人就救人,用不用把这手什么术的做得这么吓人?你大妈被你吓得血压都高了,我心脏病也差点被你吓出来。” 
 
        米子轩脸一黑,很是无语。 
 
        不过很快大爷就拍着手道:“好样的。” 
 
        有大爷带头,掌声很快响起,救护车也是终于到了,急诊的人一看到女子脖子上那半截断笔一个个都是面色古怪,谁这么牛逼在银行用断笔给患者做个气管快速切开术? 
 
        范月香值班,看到向祁萱后以为是她做的,立刻赞叹道:“向大夫你可太厉害了,断笔都能做气管切开术。” 
 
        向祁萱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香汗苦笑着一指米子轩道:“他做的。” 
 
        米子轩一脸的血,范月香根本就没认出他来,还以为他也是患者之一,听到向祁萱的话看看米子轩才认出来,就看范月香长大了嘴,一副活见鬼的样子道:“你是人嘛?” 
 
        米子轩的脸更黑了,不悦道:“唉,你怎么说话那?怎么上来就骂人那?” 
 
        范月香这才发现口误了,吐吐舌头,向祁萱道:“行了别废话了,赶紧把患者送医院去。” 
 
        女子很快就被担架抬走了,走之前她感激的看了一眼救了他命的米子轩,她现在不能说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气管被切开了,她只能感激的冲他微微点点头。 
 
        女子一走米子轩的脸一下就跨了下来,因为他那十万块钱上全是血,这还能存吗? 
 
        向祁萱此时到是对米子轩的印象改观不少,同时也很好奇他一个卫校出来的实习生,怎么就先来个惊艳的胸腔闭式引流术,这又来了一台虽然粗暴,但依旧非常惊艳的气管切开术,还是在没有任何器械、药品的情况下。 
 
        向祁萱很好奇,相当好奇,如果她心里的好奇能拿出来的话,估计能活活吓死十几头猫。 
 
        看着米子轩苦着脸,向祁萱立刻猜透了他的心思,轻声道:“别担心,我朋友在这里,这些钱还是可以存起来,或者换的。” 
 
        米子轩一听这话立刻是长出一口气,用满是鲜血的手拍着自己的胸膛道:“吓死本宝宝了。” 
 
        说到这米子轩看向祁萱要张嘴,***在她头上道:“是不是想问我一个卫校出来实习生的怎么会做气管切开术?” 
 
        看到向祁萱跟个好奇宝宝似的点点头,米子轩立刻很臭屁的道:“因为本宝宝是天才啊,哈哈,天才!”说完捡起地上的钱一溜烟的跑去存钱了,留下一头黑线的向祁萱凌乱在风中。 
 
        很快米子轩的声音又传来:“老头我先来的,你别插队。” 
 
        大爷怒道:“什么你先来的?看看叫到几号了?34号,到我了。” 
 
        “什么34号,我不知道,总之就是我先来的,老头你要是插队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嘛?排队都不知道!” 
 
        “嗨,你个小兔崽子!” 
 
        …… 
 
        这还是刚才那个一脸郑重之色治病救人的米子轩嘛?向祁萱的心非常乱,很乱!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四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