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四卷 >
加入收藏夹 | 返回目录
第四章 因为我是天才啊
  车志平背着手从米子轩身边经过,刚还趾高气昂一副天老大、我老二模样的米子轩一下就萎了,不情不愿跟着车志平去办公室了,一路上他是无精打采、长吁短叹,不停的感叹虎落平原被犬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些垃圾话,当然他也就敢心里念叨下,可不敢跟在换药室似的说出来。 
 
        米子轩很清楚,刚才是得意忘形才说出来,车志平不跟他一般见识,这要是现在说出来,他以后的实习生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会非常难熬。 
 
        米子轩一走,叶薇薇立刻不敢置信的对郭东鑫道:“他真的是你同学?” 
 
        郭东鑫立刻一拍胸脯,豪气干云的道:“必须我是同学啊!”说到换上讨好的笑脸吹嘘道:“叶姐你是不知道,我倆学校关系铁着那,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好兄弟,好基友……咳咳,口误,我性取向很正常,真的,是好……对,好朋友,他能有今天,我可没少帮助他,不信你问问他,要不是我整天督促他好好学习,他能把这……这…什么……什么术……” 
 
        郭东鑫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货,他那知道刚米子轩做的手术用医学术语说出来是胸腔闭式引流术? 
 
        就在他急得想不出来的时候,简世明看得着急,接嘴道:“胸腔闭式引流术!” 
 
        郭东鑫猛的狠狠瞪了一眼简世明道:“我知道,用你多嘴?” 
 
        简世明刚受了米子轩训得屁都不敢放一个,正窝着一肚子火,立刻反唇相讥道:“你知道什么啊?就你们这些卫校出来的垃圾学生……哼哼,我看啊,连最基本的无菌观念都不知道,一群废物而已。” 
 
        郭东鑫也是个暴脾气,立刻就想揍简世明,刚捏紧了拳头,就发现叶薇薇在,美女当前郭东鑫自然不想展现自己粗鲁、暴躁的一面,眼珠子一转就嘲讽都:“对,我们卫校出来的都是垃圾学生,都是废物,可你这名牌大学出来的怎么连个卫校生都不如?刚才那手术你做得下来吗?你敢做吗?” 
 
        郭东鑫干的别不行,但模仿别人却是模仿得有模有样的,说完他还把简世明在米子轩手术完成后脸上那副不敢置信、震惊、活见鬼的表情模仿出来,还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把简世明诠释为一个——娘们,对,就是个娘们。 
 
        简世明一听这话脸就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刚才的一幕对于他这学校中学霸级的人物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怒道:“你……” 
 
        郭东鑫立刻打断他道:“你什么你?你不是名牌医科大学出来的嘛?你到是把胸腔闭式引流术做下来啊?你敢吗?你会嘛?你除了跟个娘们似的唧唧歪歪外,你还会什么? 
 
        说我们是垃圾学生,是废物,你特么的连个垃圾、废物都不如,我要是你,我早特么的找地方上吊了,你啊,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简世明被这句话气得差点没晕过去,耻辱,莫大的耻辱,他捏紧了拳头怒视着郭东鑫。 
 
        郭东鑫上前一步鄙视着简世明冷笑道:“怎么着想打架?就你这垃圾、废物都不如的玩意,爷爷我让你两只手。” 
 
        叶薇薇喊道:“够了,你们当这是你们家啊?这是医院,都给我闭嘴。”说完叶薇薇出去了。 
 
        郭东鑫瞪了一眼简世明赶紧追在后边道:“叶姐我跟米子轩真是好朋友,他能有今天多靠我的帮助,真的,不骗你,不信你问他去。” 
 
        叶薇薇猛的停下脚步道:“他有今天是你的帮助?那好,我问你,刚才他做手术的患者得的是什么病?” 
 
        郭东鑫张嘴就来:“气胸啊。” 
 
        叶薇薇冷笑道:“气胸分很多种,他是什么类型的气胸?” 
 
        郭东鑫一下傻眼了,他跟以前的米子轩一个德行,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打个架,闹个事,一个顶俩,要是问他们学习上的事,也就知道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别的是一问三不知。 
 
        叶薇薇看郭东鑫答不上来,冷冷一笑道:“你要是有他一半的本事,你留院都有希望。” 
 
        跟郭东鑫同样一问三不知的还有米子轩,车志平把他喊到自己的办公室,自然是要问问他一个卫校出来的怎么会有如此惊艳而精湛的手术技术,但米子轩咋说?说他在卫校勤奋好学,是一等一的好学生,属于学霸中的学霸,如此不要脸的话,以米子轩的脸皮他说得出来。 
 
        但卫校是个什么样的学校,这学校出来的学生是个什么德行他知道,也相信车志平这老头肯定也知道,说了这老头也不信啊,等于白说,于是米子轩就来个一问三不知。 
 
        车志平心里的好奇拿出来能把猫给活活吓死,那能就这么放过米子轩? 
 
        板着脸道:“说,你这手术是跟谁学的?又是在那练的?” 
 
        手术当然要学,并且不是光看书就能会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说得文艺点——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用医学术语来说——每个人的解剖结构都不一样。 
 
        而书本上记载的手术步骤都是按照正常的解剖结构来做的,这么说或许很难理解,打个比方,阑尾一般人都知道在肚脐与右侧髂前上棘连线的中外三分之一处,可真的在这个位置嘛?不一定,阑尾还分前位、后位,腹膜后阑尾,做法也分顺切,逆切。 
 
        要是按照书本上记载的来做阑尾炎,光是阑尾就能找到死。 
 
        所以手术是要学,在医院学,更要练,只有这样才能积累丰富的手术经验,处理任何突发状况。 
 
        就拿米子轩刚做的胸腔闭式引流术来说,书本上有记载,简世明这医科大学出来的学霸记得滚瓜烂熟,但他敢做吗?会做嘛?还是不敢也不会,为什么?手术没那么简单,不是把书本上的内容死记硬背下来就能做手术的,要是这样的话,那谁都能能做手术了。 
 
        以后有病了还去什么医院,买点医学书籍,实在不行百度下,自己做不得了? 
 
        所以车志平坚信米子轩肯定在那家医院学过,也做过无数例的胸腔闭式引流术,不然也不会有今天惊艳的一幕。 
 
        米子轩怎么回答?说我在那家医院学过、练过?他说谎确实是张嘴就来,但这慌他不敢撒,也不能撒,车志平是医院的,就他这年纪认识的人少不了,别说县里的其他医院了,就算是市里省里,甚至是京城的大医院他都有熟人,一个电话就能查清楚这事。 
 
        米子轩总不能说老子是从未来穿越来的吧?真说了,闹不好他就得被有关部门带走,拿去切片研究,最后还得被大吃货国的人尝尝咸淡。 
 
        但他又懒的跟车志平解释了,直接耍无赖道:“我没跟谁学过,也没练过,但我是天才啊,看看书就会了。” 
 
        这句话直接让刚把一口茶喝到嘴里的车志平一下就喷了,呛得他是连连咳嗽,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因为剧烈咳嗽,脸色潮红,他猛的一拍桌子吼道:“米子轩你能在不要脸点不?你要是这样的天才,我们这些搞了几十年医疗的人岂不是成蠢材了?” 
 
        米子轩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花板落寞而忧郁道:“天才的世界你们这些凡人不懂。” 
 
        老车同志一把年纪了,没几年就退休了,这养气的功夫一直修炼得不错,可今天却彻底被米子轩这混账小子坏了修为,就听他怒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米子轩立刻调头就跑,刚到门口车志平回过味来,又喊道:“给我滚回来!” 
 
        米子轩放在门把手上的手一滞,很不情愿的收回手转过身道:“主任还有什么事?您要是问我手术的事,我真没练过,也没学过,我真是天才,打小我爸妈,还有我的老师都这么说我。” 
 
        米子轩父母从小到大说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二百五的玩意?” 
 
        米子轩从从幼儿园到卫校的老师说他最多的一句话是:“米子轩给我滚出去。” 
 
        现在这货说父母、老师从小到大都说他是天才,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但米子轩却说得是理所当然,跟真事似的。 
 
        车志平也算看出来了,这小子嘴里没一句实话,就会装疯卖傻,耍不要脸,也懒的跟他废话了,这事他自有办法去查,于是怒道:“米子轩你给我滚出去。” 
 
        米子轩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到了走廊他也不去办公室,找了个没人坐的位置,掏出烟就开始抽,一边抽一边嘟囔道:“这破烟真难抽,还伤身,不行,我得自己给自己做点好烟抽,还不伤身的烟。”
 
        就在这时候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谁让你在这抽烟的?” 
 
        米子轩一皱眉,抬头就骂道:“你特么的谁啊?狗……” 
 
        后边的话米子轩说不下去了,下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四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