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七卷 >
加入收藏夹 | 返回目录
《诗经》爱情名篇赏析

  一、《诗经·国风·周南·关雎》

《诗经》爱情名篇赏析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译文:

  关关鸣叫的雎鸠,栖居在河中的沙洲。文静美丽的姑娘啊,正是好男儿喜爱的配偶。

  水中长短不齐的荇菜,在船的左右两旁去择取。文静美丽的姑娘啊,我时时都把你追求。

  追求的愿望难实现,我日日夜夜都把你思念。思念悠悠无尽期,翻来覆去难入眠。

  水中长短不齐的荇菜,在船的左右两旁去采摘。文静美丽的姑娘啊,我要弹琴鼓瑟亲近你。

  水中长短不齐的荇菜,在船的左右两旁去拔取。文静美丽的姑娘啊,我要敲钟击鼓地取悦你。

  二、《诗经·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曦。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

  译文:

  大片的芦苇青苍苍,清晨的露水变成霜。我所怀念的心上人啊,就站在对岸河边上。逆流而上去追寻她,追随她的道路险阻又漫长。顺流而下寻寻觅觅,她仿佛在河水中央。

  芦苇凄清一大片,清晨露水尚未晒干。我那魂牵梦绕的人啊,她就在河水对岸。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那道路坎坷又艰难。顺流而下寻寻觅觅,她仿佛在水中小洲。

  河畔芦苇繁茂连绵,清晨露滴尚未被蒸发完毕。我那苦苦追求的人啊,她就在河岸一边。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那道路弯曲又艰险。顺流而下寻寻觅觅,她仿佛在水中的沙滩。

  三、《诗经·郑风·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译文:

  你那青青的衣领,我悠悠牵挂的心。即使我不去找你,难道你就不给我消息了吗?

  你那青青的佩玉,我悠悠思念在怀。即使我不去找你,怎么你就不肯来找我呢?

  我走来踱去多少趟啊,在这城门的楼台上。一天不能见到你啊,漫长得就像好几个月一样。

  四、《诗经·国风·周南·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注:

  诗经名句“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出自《诗经·国风·周南·汉广》,意思是:汉水滔滔深又阔,水阔游泳力不接。汉水汤汤长又长,纵有木排渡不得。

  译文:

  南有大树枝叶高,树下行人休憩少。汉江有个漫游女,想要追求只徒劳。

  浩浩汉江多宽广,不能泅渡空惆怅。滚滚汉江多漫长,不能摆渡空忧伤。

  杂树丛生长得高,砍柴就要砍荆条。那个女子如嫁我,快将辕马喂个饱。

  浩浩汉江多宽广,不能泅渡空惆怅。滚滚汉江多漫长,不能摆渡空忧伤。

  杂草丛生乱纵横,割下蒌蒿作柴薪。那个女子如嫁我,快饲马驹驾车迎。

  浩浩汉江多宽广,不能泅渡空惆怅。滚滚汉江多漫长,不能摆渡空忧伤。

  五、《诗经·邶风·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译文:

  娴静的姑娘多么美丽,在城的角楼等我。

  隐藏起来不让我看见,急得我挠着头来回走。

  娴静的姑娘多么美好,送我一支红色的笛管。

  红色的笛管色泽鲜亮,漂亮的笛管真让我喜爱。

  姑娘从郊野采来茅草芽送我作为信物,真是美好新异。

  并不是茅草芽有多美,而是因为美人所赠。

  六、《诗经·召南·江有汜》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江有渚,之子归,不我与!不我与,其后也处。

  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注:

  诗经名句“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出自《诗经。召南。江有汜》,意思是:江河有了支流,你出嫁了,离开我。你离开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译文:

  大江自有分流水。这个人儿回故里,不肯带我一同去。不肯带我一同去,将来懊悔来不及!

  大江自有洲边水,这个人儿回故里,不再相聚便离去。不再相聚便离去,将来忧伤定不已!

  大江自有分叉水,这个人儿回故里,不见一面就离去。不见一面就离去,将来号哭有何益!

  七、《诗经·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

  今夕何夕,见此粲者。

  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译文:

  一把柴火扎得紧,天上三星亮晶晶。今夜究竟是哪夜?见这好人真欢欣。要问你啊要问你,将这好人怎样亲?

  一捆牧草扎得多,东南三星正闪烁。今夜究竟是哪夜?遇这良辰真快活。要问你啊要问你,拿这良辰怎么过?

  一束荆条紧紧捆,天边三星照在门。今夜究竟是哪夜?见这美人真兴奋。要问你啊要问你,将这美人怎样疼?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七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