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七卷 >
加入收藏夹 | 返回目录
《诗经静女》读后感

  静女此诗构思灵巧,人物形象刻画生动,通篇以男子的口吻来写,充满了幽默和健康快乐的情绪,尤其是对于青年人恋爱的心理描写惟妙惟肖。

《诗经静女》读后感

  《诗经静女》读后感一

  《静女》选自《诗经》。它描述了美好的爱情。

  这里有美丽的女子,与男子在城边的角落相约。等男子到的时候,她却躲起来“爱而不见”,可见她可能害羞了,也可能是因为想跟男子玩,可见她的天真,调皮。男子找不到女子,急的“搔首踟蹰”,真是够可爱的,仅仅四个字,就把男子的朴实,憨厚表现出来。

  文雅的女子又送给男子“彤管”,男子拿在手里,看着这红色的管箫爱不释手,它鲜明又光亮,在男子看来,承载着女子对他的思念及爱慕。满满的柔情似水让他欢喜不已。爱屋及乌的他对女子送的礼物也倍加珍惜。

  奇思妙想的俏皮女子又在野外放牧的地方送给了男子初生的茅草,男子觉得茅草确实很好。只因是她送的,他都喜欢。

  就是如此简单青涩的爱情,纯真而美好,不夹带着任何的杂质,让人舒心羡慕。

  《诗经静女》读后感二

  《静女》以第一人称“我”(男青年)写一次恋人的约会.全诗三章.一章重在写场景,两章重在写心理.

  第一章,写姑娘约“我”在城墙角落相见,却一直不出现.急得“我”抓耳挠腮,不断徘徊.

  第二章,写男青年在等待中想起姑娘那么漂亮,送给自己的“彤管”那么好看,令自己陶醉.

  第三章,写男青年又想起姑娘送给他的“荑”,既好看又奇异,自己特别喜爱,因为其中蕴含姑娘相赠的情意——“美人之贻”.

  第一章写青年之急,第二章写青年之恋,第三章写青年之诚.作者由静女而彤管,由荑而静女之情,把人、物、情巧妙地融合起来,表现了男青年热烈而纯朴的恋情,男青年的形象活灵活现,他的恋情也真实感人.此外,诗歌采用重章复唱,巧妙选用细节,风格朴实,也增添了艺术魅力.

  结构图:

  俟于城隅不见人-- 贻我彤管思情人-- 爱物及乌重归荑

  ① 首章:开头用“静女其姝”来写那位女子,表示男子对女子的赞美,同时也流露出一种十分倾慕的感情.连同下面“俟我於城隅”一句,就生动地写出了那个男子在赴约会时的那种欢欣、愉快、幸福,以至于不无得意的心情.但紧接下面却突然一转,写那个女子见到男子来了,却故意找个地方把自己隐藏起来了——原来她是为天真、活泼、调皮的姑娘.这样一来,可真的急坏了那个满怀欣喜而兴冲冲赶来约会的男子,禁不住“搔首踟蹰”起来.他想,这姑娘是因为遇到了什么意外的事情没有来呢?还是阴晴不定少女心,对自己变了卦而故意失约不来呢?这“搔首踟蹰”,既十分穷形尽相地写出了那男子焦灼万分的情态,也借此写出了对所爱的少女的迷恋之深.

  ② 第二章:诗,总是浓缩的,跳跃的.第二章写那位调皮的姑娘(看到践约而来的所爱急成那个样子,终于露面了,并)郑重的把一支小草作为见面礼物送到男子面前.一支小草,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送草是为了传情,同时也是这位调皮的姑娘有意要试他、逗他的意思.“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这是男子接过小草后的心理活动,也是一句风趣的答辩.“说怿女美”这句话,语带双关,既赞美女子所赠的小草,又赞美赠草的人.这男子摸准了姑娘的心思,通过凑趣来表达自己的深情.

  ③ 第三章是说女子又从牧场上带回一支荑草赠给男子.“洵美且异”男子的赞美比“彤管有炜”更加进了一步.最后一句似乎是对荑草说的,又似乎是男子的自言自语:“匪女以为美,美人之贻.”并不是这支小草本身有什么美,而是因为它是美人赠送的,所以,也就觉得他愈加美丽了.

  ④ 如何理解《邶风·静女》中男子所接受的两件礼物?

  照理说,彤管比荑草要贵重,但男主人公对受赠的彤管只是说了句“彤管有炜”,欣赏的是它鲜艳的色泽,而对受赠的普通荑草却由衷地大赞“洵美且异”,显然欣赏的不是其外观而别有所感.原来,荑草是她跋涉远处郊野亲手采来的,物微而意深,一如后世南朝宋陆凯《赠范晔》诗之“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重的是情感的寄托、表达.接受彤管,想到的是它鲜艳的色泽,那种“说(悦)怿”只是对外在美的欣赏;而接受荑草,感受到普通的小草也洵美且异”,则是对她所传送的那种有着特定内容的异乎寻常的真情的深切体验,在我们看采,那已经超越了对外表的迷恋而进入了追求内心世界的谐合的高层次的爱情境界.而初生的柔荑将会长成茂盛的草丛,也含有爱情将更加发展的象征意义.

  《氓》是《诗经》中一首带有叙事性质的抒情长诗.作品通过一位被损害、被遗弃的妇女的自述,描写了她不幸的婚姻生活,反映了在封建社会夫妇间所常见的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性的事件.诗中女主人公无可告示、无处申诉的哀苦、难言的悔恨和决绝的心志,至今读来仍使我们深为感动.

  全诗共分六章,每章十句,全部以女主人公自叙的口吻写成.

  第一、二章是女子追忆当年恋爱、结婚的经过.诗歌开篇便推出一位男子的形象,“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氓”是对一般男子的称呼,诗中“抱布贸丝”的氓,看来是一位做贩丝生意的小商人.“蚩蚩”可解作“敦厚之貌”(《毛传》)或“殷厚之貌”(《后汉书·崔骃传》).需要说明的是,现今一些注释认为“氓”是对诗中男子的鄙称(顾栋高说);改“蚩蚩”为“嗤嗤”,释作戏笑之貌(马瑞辰说),译成嬉皮笑脸.这样解释我以为略有不妥:“氓”来向女子求婚,他当时的容貌并没有给对方造成轻浮、谄媚的印象,而正相反,他略带痴憨的外表却取得了女子的信任.女主人公在回忆初恋情景时没有否认这一点,这在下文也可以进一步证明.“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在相送的路上,女子应允了“氓”的求婚,并且约定了婚期.从她宽慰男子的话语中,可以推知“氓”曾急切地要求立即成婚,以至一度愠怒,而女子轻信了他的“热情”.“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诗句所表现的处在热恋中的女子的心情是显而易见的,女主人公每每痴情地登上围墙,伫立远望,她焦灼不安地盼望着与男子见面,等待着婚期的到来.此处的“复关”,犹言重关(用王先谦说,见《诗三家义集疏》),当指“氓”所居住的地方,这里诗句以地名代指人.“氓”终于来了,女子欢天喜地地迎接他,“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既然卜龟算卦都是吉兆,女子就带着她的财物,坐上男子的车和他一起去了.

上一篇:《诗经·唐风·绸缪》赏析 返回目录 下一篇:没有了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七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