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七卷 >
加入收藏夹 | 返回目录
《诗经·唐风·绸缪》赏析

  《国风·唐风·绸缪》为先秦时代晋地汉族民歌,出自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全诗三章,每章六句。这首诗看法古今比较一致,大多承认所写内容是关于婚姻的。

  《诗经•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

  今夕何夕,见此粲者。

  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注释】:

  绸缪:chóumóu,缠绕,捆束。

  束薪:捆住的柴草,喻婚姻爱情。有人考证,《诗经》中的“薪”都比喻婚姻:“三百篇言取妻者,皆以析薪取兴。盖古者嫁娶以燎炬为烛”。(魏源《诗古微》此用捆束柴草,比喻婚姻缠绵不解。

  三星:有多说,《毛传》认为指参宿三星,《郑笺》则认为指心宿三星,近代天文学家朱文鑫考证认为三段中的三星分别指参宿三星、心宿三星、河鼓三星(《天文考古录•唐风三星说》)。

  良人:古代妇女称丈夫。

  刍:柴草。

  隅:东南边。参星黄昏时在东方天上,此时到东南,已至深夜。

  邂逅:遇合。此用作名词,代指遇合的人。

  楚:荆条。

  粲者:美人。

  【词语解释】绸缪(chóumóu)

  1.紧密缠缚貌。《诗•唐风•绸缪》:“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毛传:“绸缪,犹缠绵也。” 孔颖达 疏:“ 毛以为绸缪犹缠绵束薪之貌,言薪在田野之中,必缠绵束之,乃得成为家用。”《诗•豳风•鸱鸮》:“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 孔颖达疏:“ 郑 以为鸱鴞及天之未阴雨之时,剥彼桑根以缠绵其牖户,乃得成此室巢。”

  2.引申为纠缠。 宋 苏轼《故龙图阁学士滕公墓志铭》:“君子无党,譬之草木,绸缪相附者,必蔓草,非松柏也。”

  3.连绵不断。《文选•张衡<思玄赋>》:“倚招摇、摄提以低回剹流兮,察二纪、五纬之绸缪遹皇。” 李善 注:“绸缪,连緜也。” 宋 刘过《六州歌头》词:“怅望 金陵 宅, 丹阳 郡,山不断绸缪。”

  4.情意殷切。 汉 李陵《与苏武诗》之二:“独有盈觞酒,与子结绸缪。”《文选•吴质<答东阿王书>》:“奉所惠贶,发函伸纸,是何文采之巨丽,而慰喻之绸缪乎!” 吕延济 注:“绸缪,谓殷勤之意也。” 元 张昱 《醉题》诗:“情在绸缪歌《白苎》,心同慷慨赠青萍。” 郑泽《佩忍初来长沙即席奉赠》诗:“ 灵均 餐落英,讌席聊绸缪。”

  5.形容缠绵不解的男女恋情。 唐 元稹《莺莺传》:“绸缪缱绻,暂若寻常,幽会未终,惊魂已断。” 元 王实甫 《西厢记》第四本第二折:“你绣帏里效绸缪,倒凤颠鸾百事有。” 明沉德符 《敝帚轩剩语•汪南溟文》:“ 汪 暮年眷 金陵 妓 徐翩翩 名 惊鸿 者,绸缪殊甚。” 清 蒲松龄《聊斋志异•白于玉》:“既而衾枕之爱,极尽绸缪。”

  6.比喻事前作好准备工作。 清 钱谦益《南京户部江西清吏司主事李士高授承德郎制》:“非强兵无以备豫,非广蓄无以养兵,此根本绸缪之至计。” 清 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姑妄听之一》:“先事而绸缪,后事而补救,虽不能消弭,亦必有所挽回。” 清 林则徐《饬府查办防护围基章程札》:“现在水虽消退,而夏令正长,大雨时行,必须早为绸缪之计。”参见“ 绸缪未雨 ”。

  7.繁密貌。《文选•左思<吴都赋>》:“容色杂糅,绸缪缛绣。” 李善注:“绸缪,花采密貌。” 宋 鲍輗 《襄阳行》:“今日何日春气柔,东城骑马花绸缪。”

  8.深奥。《庄子•则阳》:“圣人达绸缪,周尽一体矣。” 陆德明释文:“绸缪,犹缠绵也。又云:深奥也。”

  9.古代妇女衣带上的带结。《汉书•张敞传》:“礼,君母出门则乘辎軿,下堂则从傅母,进退则鸣玉佩,内饰则结绸缪。” 颜师古注:“组纽之属,所以自结固也。”

  【今译】

  把柴草捆紧些吧,抬头看天空中的那三颗星星,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让我见到如此美丽的人儿,你呀你呀,该怎么对待这美丽的人儿啊!

  把柴草捆得紧些吧,抬头看那三颗星星在天空的一角,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让我们有如些美丽的相遇,你啊你啊,该怎么对待这美丽的相遇?

  把柴草捆得更紧一些吧,抬头看上去,那三星高高地挂在门户之上,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让我看到如此灿烂的人儿,你呀你呀,你这样的明丽,让我该怎么办呢?

  【赏析】

  这首诗看法古今比较一致,大多认为描写新婚之夜的缠绵与喜悦。诗借了“束薪”作象征,用“三星”作背景,描写了夜的过程,时光的流动,但新婚夫妇的缠绵却是那样深厚曲折。借助内心的独白“今夕何夕”、“如此良人何”,真有道不完的情深意长和新婚之夜的憧憬和激动。头两句是起兴,当是诗人所见。《诗经)中关于男女婚事常言及“薪”,如《汉广》“翘翘错薪”;《南山》“析薪如之何”;《东山》“烝在栗薪”;《车舝》“析其柞薪”、《白华》“樵彼桑薪”等皆是。郑玄云:古代娶妻之礼,以昏为期(见《三礼目录》)。因在黄昏后举行婚礼,当然需要燃薪照明,段玉裁说“古以薪蒸为之烛”(《说文解字注》),后来“束薪”遂成为婚姻礼俗之一。下两章“束刍”、“束楚”同“束薪”。又参星黄昏后始见于东方天空。故知“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两句点明了婚事及婚礼时间。“在天”与下两章“在隅”、“在户”是以三星移动表示时间推移,“隅”指东南角,“在隅”表示“夜久矣”(朱熹《诗集传》),“在户”则指“至夜半”(戴震《毛诗补传》)。三章合起来可知婚礼进行时间——即从黄昏至半夜。后四句是以玩笑的话来调侃这对新婚夫妇:“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粲者)。子兮子兮,如此良人(粲者)何!”问他或她在这千金一刻的良宵,见着自己的心上人,将是如何亲昵对方,尽情享受这幸福的初婚的欢乐。语言活脱风趣,极富有生活气息。其中特别是“今夕何夕”之问,含蓄而俏皮,表现出由于一时惊喜,竟至忘乎所以,连日子也记不起的极兴奋的心理状态,对后世影响颇大,诗人往往借以表达突如其来的欢愉之情,特别是男女之间的情爱。如《说苑》所载《越人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杜甫《赠卫八处士》“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杜诗有一首题目就是《今夕行》,诗云“今夕何夕岁云徂,更长烛明不可孤”,足见诗圣对这无名诗人创造的诗句何等推崇,乃至一再效法。本诗后四句颇值得玩味,诗人以平淡之语,写常见之事,抒普通之情,却使人感到神情逼真,似乎身临其境,亲见其人,领受到闹新房的欢乐滋味,见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丽的新娘,以及陶醉于幸福之中几至忘乎所以的新郎。这充分显示了民间诗人的创造力!戴君恩《读诗臆评》说:“淡淡语,却有无限情境。”牛运震《诗志》说:“淡婉缠绵,真有解说不出光景。”都是确有体会的灼见。

  闹洞房习俗的“原始形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第七卷 >